广西贺州市文明新闻网站 贺州红豆 标签云 移动版
贺州民心网广告
当前位置: 贺州民心网 > 国内要闻 > 正文

我们给他起外号,害他扣工资,他却把命给了我们…

2017-08-11 来 源:网络整理 点击: 移动版

电台之家,五爱新闻网


九寨沟地震发生时,一对情侣坐在大巴上,几块飞石突然砸进后车窗,男孩瞬间抱住女孩帮她挡住碎石,“我当时什么都没想,就想着石头别砸到她”,女孩说:“定了明天回家的机票,回去我就嫁给他。”


一场地震,足以改变许多人的人生轨迹,有人为了替自己的好哥们实现愿望而远离家乡,有人为了在灾难面前不离不弃的厮守感动而决定到白头,也有人因为太多的“来不及”而懊悔,走不出自己心中的牢。

电台之家,五爱新闻网

在生死面前,所有的失去和得到,都更直接,关于人,关于人和人之间的情义,我们恐惧慌乱,也用善意的谎言假装坚强。


灾难突然,余生漫长,9年前经历过汶川大地震的人讲述了他们的感受,和这些年的变化。


以下是他们的故事......


电台之家,五爱新闻网


“当时我就想娶她”

@陈大超  | 16岁—25岁,重庆-重庆   


08 年我上高一,汶川地震时,全校师生晚上都在足球场睡觉。夜里我起来了两次,看见一个女孩儿不是在给人杯里添水,就是在帮别人盖好被子。我当时就想,这姑娘真善良啊,要是哪天我能娶她就好了。


去年年初,我们结婚了。上个月宝宝刚满一岁。


电台之家,五爱新闻网



“我们给他起外号,害他扣工资,

他却把命给了我们”

@今天 | 16 岁-25 岁,四川绵竹-北京


那年我们都是 16 岁,叛逆无知,受不了数学老师的严厉,就在背后给他取外号,多次跟教导主任举报他,还故意做错事,让他被扣工资。


汶川地震那天他保护了我们。我们全班 52 个人全部幸免于难。而他却永远留在了 45 岁。他没有带走美好回忆,我们一直把忏悔保留心底。



“同学的爸妈看着我说,都长这么大了”

@南烟EASON | 12 岁-21 岁,四川成都-浙江杭州


那年,我六年级,我活着,很多同学不在了。现在我上大学,每次回家遇到那些同学的家长,他们都把我拉住,上下看个遍,“都长这么大了”。



“我退役后,他发来了穿军装的照片”

@蓝调 | 19 岁—28 岁,都江堰—东营


我是参加过 5.12 抗震救灾的老兵,那年我才 19 岁,去灾区之前,写了遗书。


我们是第一批进灾区的部队。当时我帮助了一个小男孩。见到他时,他正和弟弟一边哭一边用手挖废墟里的爸妈。我们救回了他爸,他妈妈却停止了呼吸。那个男孩抱着妈妈哭得撕心裂肺。


他叫我“解放军叔叔”,虽然我只比他大 6 岁。他说,等长大了也要当兵,到我所在的部队找我,做我的战友。我说当兵也不一定能来到我的部队啊,说不定那时我已经退伍了。他说不要紧,我想当兵,是想成为像你一样的人!


2013 年,已经退役的我收到他的一张照片,他穿着 07 式春秋常服,英姿飒爽。



“现在它还在我身边,提醒我不要混日子”

@樱桃 | 21 岁—30 岁,汶川—北京


我在汶川上大学,学画画。地震时正在画画,跑的时候除了画板什么都没拿,边跑头上的隔热层边往下掉。整个世界都是泥土,拉着手也看不见对方,好像要被活埋了一样。大家满脸都是泥,每个人都在哭。


还好,如今一起下楼的人都好好地活着,结婚生子,但那种泥土的腥味我现在都还记得。现在每一次和朋友道别,我都会用力拥抱他们。每年的5月12日,我都会提醒自己又多活了一年。


以前我一直想考到北京,因为家人和朋友才留在汶川读大学。地震让我彻底改变了混日子的想法。后来我去北京工作了两三年,回到了最初自己最喜欢的画画上。当年地震时拿下来的画板,我一直留到了现在。


电台之家,五爱新闻网



“13 岁,我对死亡最直观的感受就是鞭炮声”

@Eva | 13 岁-22 岁,都江堰-成都


听到九寨沟地震的消息,第一反应是“又地震了“。


2008年5月12日下午14点28分04秒,是我一生记得最清晰的时间。躲到课桌底下时我还在跟同桌疑惑着嬉笑,感觉此刻自己在经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


从四楼下到操场,所有同学都还在叽叽喳喳地讨论。直到另一栋楼的浓烟弥漫过来,一些老师要么破了膝盖,要么砸了脑袋,鲜血淋漓地走过来,我们才意识到原来死亡这么这么近。


另一栋楼死了很多人。晚上,在临时帐篷里,我听到学校传来一阵又一阵的鞭炮声。在废墟里掏人的时候,掏出来的是活人,就送去就医,死人就鸣炮。13 岁,我对死亡最直观的感受就是“鞭炮声”。


电台之家,五爱新闻网

这张照片是地震前学校召开的运动会。地震后,这里堆满了尸体。


亲戚家的哥哥姐姐没能逃过这场灾难。我不敢参加他们的葬礼,不敢面对他们的家人。我有种深深的罪恶感,因为他们死了,我还活着。


我做过很长一段噩梦,那些梦整日整夜的纠缠我,梦里我和哥哥姐姐们上一秒还在做游戏,下一秒他们就告诉我自己好痛苦。


劫后余生,对于逝者是躲不掉的劫难,对于我是漫长的余生。


08 年前后发生了很多事、外婆去世、地震、母亲突然昏迷住院,这一系列的事,让自己想要学医、至少做点有用的事,如今我在医院工作。生活实在太忙碌了,该面对的还得面对,没有精力每一次都伤感。只是每次想起,都会觉得生命很脆弱。


电台之家,五爱新闻网



“我逃跑的时候,忘了叫上妈妈”

@八月 | 13岁-22岁,四川万源-四川西昌


08 年我 13 岁,在四川读初一。那时我刚起床,我妈还在睡觉。地震发生时,我下意识往楼下跑,没有拉我妈。刚跑到楼下就反应过来,妈妈还在楼上。心里一惊,赶紧往回跑,刚到一楼楼梯口时,妈妈已经下来了。


我们都没什么事,但到现在还是很愧疚。我从没跟妈妈说过,她现在肯定早就不记得这事了吧,我却一直耿耿于怀。



“他朝着西南方跪下,

全操场的人都哭着跪下了”

@长颈鹿 | 20 岁-29 岁


电台之家,五爱新闻网


师兄是学院足球队的队长,他父亲和弟弟在汶川地震里失踪了,之后几天,校足球赛决赛,我们学院对另一个学院。他进球之后,朝着西南方向跪下,然后全操场的人都跟着哭着跪下了。


后来学院自发组织文化衫义卖,很多同学赶来捐款,一边哭一边掏钱,有的把钱留下就走。义卖的同学说,那些天真的可以哭很多次。


我们学的就是地理相关的专业,那个学长后来读了博,去了中科院地理所工作。听说已经结婚生子。九年了,想起这些往事还是哽咽。



“我的妈妈回来了,他的爸爸没有”

@王子 | 15 岁-24 岁,汶川-深圳


9 年前地震那几天妈妈回汶川娘家探亲,失联 3 天。爸爸反复给她打电话都没通。他手机从不离手,三天后,终于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是妈妈的声音。爸爸的反应我记不清了,只记得他放下手机,在沙发上整整睡了两天一夜。


那天和我一起冲下楼的男孩,他爸爸没有回来。我只记得他请假走的那天,神情麻木地收拾书本,两眼空洞,一声不响地走出去。阳光打在他身上,但他今生算是不会笑了。


如果我妈妈真的回不来了,我会恨死那个挑剔饭菜、老摆脸色,从来没对她说声“我离不开你”的自己。我至今没办法去四川旅游。那些美食和快乐的人们还不足以冲刷掉这种恐惧。我总担心,那边的山会不会吞掉自己,吞掉自己爱的人。


电台之家,五爱新闻网

火车站的合照。地震之后,不管家里谁出门,妈妈都会送到火车站



我的十多个亲人长眠青川,

回家路上看到进出九寨沟的应急救援车,恍若隔世

@凌晨十四点 | 9 岁-18 岁,四川青川-山东


08 年地震,我被预制板埋在家里,母亲用门框翘起预制板,我才活着爬出来。我的十多位亲人长眠在那座山里。


我的伤不严重,但吃什么吐什么,就连药喝下。后来我变得敏感、神经质,在别人看来微不足道的小事,可能就是压垮我情绪的最后一跟稻草。有阵子,在考试的压力下,一个半月的平均睡眠时间不足五小时,跟舍友的一次小矛盾让我一个人默默哭了半小时,哭到哭不出来之后,拿起笔继续复习。


今天,我坐车回青川,一边回忆这些,一边路上看到的都是进出九寨沟的应急救援车,恍如隔世。时间这么快,我希望那些刚刚经历过劫后余生的人都能很快走出来,好好活下去,不辜负这第二次生命。有不开心的,一定要说出来,时间会冲淡,不忘记就好。


现在我其他的亲人都好好的,我也开始了新的篇章。我告诉自己要走出去,不能被抑郁这只“黑狗”吞噬。我还有很多人,很多事,不能倒下,要活着。


我终究会变得更加强大,生活一定会更加令人愉悦的。


电台之家,五爱新闻网


电台之家,五爱新闻网


最后一个故事发生在这两天的地震中。一对 30 多岁的武汉夫妇带着孩子在九寨沟旅游,大巴被落下来的巨石砸中。母亲当场身亡,父亲在最后把六年级的孩子推出了车窗。


电台之家,五爱新闻网


又是一个余生的故事。要活下去,没有别的办法。


电台之家,五爱新闻网


责编:宋莉 田昊(实习)

审发:卢冠琼

长按指纹

一键关注

电台之家,五爱新闻网
电台之家,五爱新闻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5200h.com/view-56295-1.html
本文关键词:电台之家

美女欣赏
相关新闻
图片新闻
博彩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