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贺州市文明新闻网站 贺州红豆 标签云 移动版
贺州民心网广告
当前位置: 贺州民心网 > 贺州红豆 > 315专栏 > 正文

一年六上质检黑榜 同仁堂直销之路堪忧 綦江租房信息

2017-09-26 来 源:网络整理 点击: 移动版

  同仁堂漱口水项目广州营销中心。

  2月,春寒正盛,“同仁堂”这三个字却在各大网络媒体平台火爆异常,可这次,中国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同仁堂)有些着急,毕竟“一年六上质检黑榜”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回顾2016年,在集团业绩增长率保持下滑的状况下,同仁堂做了诸多求新求变的举措。在2015年10月上线“天然淘”跨境电商平台的基础上,继续从传统营销渠道向互联网转型;大力布局同仁堂海外养生保健中心,提出“创业”、“创造”、“创新”三个关键词;子公司北京同仁堂健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仁堂健康药业)低调获得国内直销牌照。然而,秉着“好事不出门,坏事情传千里”的传统,改革与创新都抵不过一纸质检报告。

  真假同仁堂

  根据相关报道,同仁堂六次登上质量黑榜涉及的产品包括“炙甘草”、“(烫)骨碎补”、“熟地黄”、“翻白草”、“加味左金丸”等,主要原因是其抽验结果不合格或是销售劣药。

  对此,上市企业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于2017年2月18日发布澄清公告表示,黑榜产品并非本公司产品。

  公告称,涉事企业同仁堂(亳州)饮片公司为本公司控股股东同仁堂集团下属北京同仁堂药材参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控股的中药饮片生产企业。媒体所关注的“炙甘草”、“(烫)骨碎补”、“熟地黄”、“翻白草”为同仁堂(亳州)饮片公司生产和销售,非本公司产品。

  北京同仁堂制药有限公司为同仁堂集团公司下属的中外合资企业,其生产的品种与本公司不存在重叠的情况,媒体所关注的“加味左金丸”为该公司生产,非本公司产品。

  同仁堂淄博药店出售劣药事件,该药店采购同仁堂系外企业生产的红参,渠道合法合规,厂家证照齐全并提供了红参产品质量合格的检验报告,后在抽验中发现该产品人参皂甙含量不达标,同仁堂淄博药店已及时终止与该厂家所有经营业务。

  公告发布,同仁堂看似与此次上榜事件撇清了干系,但不少专业人士还是从中看出了同仁堂集团存在的隐患。首先,由于地方保护主义、企业违法成本低等原因,当下整个中药材行业质量问题频发,而同仁堂作为其中的“老大哥”,并没有做出一个正面榜样;其次,虽然公告称问题产品并非上市公司生产,但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比起集团内部子公司之间的复杂关系,产品质量更重要,“同仁堂”这三个字是否可以继续信任下去更重要。

  事实上,关于同仁堂集团的监管力度,单从每年发布的各种声明来看不能算弱,又或者说,同仁堂需要这一张张的声明来保住百年老字号的面子,而这样做的后果大家都已心知肚明。好在,2017年伊始,同仁堂在涉足微商这件事上,终于不否认也不拒绝了。

  “同仁堂可以说是国内目前最古老的品牌之一,然而,古老并不意味着故步自封,而是要让传统在现代生活中获得永生……”2017年3月2日,在同仁堂漱口水广州运营中心开业庆典暨新品发布会上,公司相关负责人程晓磊宣布北京同仁堂化妆品有限公司与广州宏图互联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图科技)达成合作,正式进军微商市场。

  一鼓作气,3月7日,北京同仁堂化妆品有限公司又携手国内航空媒体运营商航美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旗下子公司航美众盈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航美众盈),在北京召开“聚同仁,享众盈”微商新品发布会,宣布以一款女性私护产品同仁堂娇韵紧润露进军微商。

  两款产品,分别合作两家企业,同仁堂看重的是他们什么特质?

  2017年3月2日,北京同仁堂化妆品有限公司与广州宏图互联科技有限公司达成合作,正式进军微商市场。

  微商元老助阵

  据《知识经济》记者调查,宏图科技成立于2017年2月13日,公司主要从事互联网及相关服务行业,注册资金500万元,实缴注册资金不详,法人为常平平。常平平同时也是同仁堂漱口水的操盘手,当然,在微商圈子里,大家更愿意称常平平为雨露,这是她做微商以来的常用名,也是其创造的万人微商平台的名称。

  雨露1986年出生在山东济南一个普通家庭,2005年考入山东省齐鲁师范学院就读。2008年大学毕业后,像父母期待的那样,雨露一路按部就班,为人妻、为人母,日子平淡有序。2014年,眼看着微商行业成为国内创业趋势,雨露走出家庭成为微商大军中的一员。同年3月,雨露加盟刚刚成立的思埠集团,短短5个月的时间,雨露将自己的微商团队扩展到1000人,并成立济南雅畅商贸有限公司,主营食品、化妆品、日用百货等产品的批发和零售。到了12月,团队已发展至5000人,其中月流水超百万的成员有20人,“雨露国际”微商团队的名号开始在行业内打响。

  完成了原始财富的积累,2015年,雨露创立自有微商品牌——驴掌柜阿胶糕,凭借成熟的团队运作机制,驴掌柜阿胶糕实现了三个月流水过千万的业绩。2016年6月,雨露携团队加盟江苏天杞园网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杞园),负责策划、培训和营销,但好景不长,虽然该项目有具有“中国首善”之称的陈光标参与合作,但由于乱价销售现象严重、市场无法把控,雨露最终选择离开。

  “天杞园最后就是各种清货、抢代理,雨露姐是被伤到了,所以从2016年11月起开始着手筹备与同仁堂的合作。”经销商杨夏(化名)说道,她于3月2日发布会当天加盟同仁堂漱口水事业。

  电商专家龚文祥被邀请出席了漱口水发布会,后来,他在自己的新浪微博上这样写道:传统企业启盘微商,只需要挖来一个人,一年的微商业绩就有了。同仁堂挖了万人团队的头头雨露(天杞园原最大微商代理)。传统企业做微商其实也很简单,挖一个万人团队的头头,所有微商问题及业绩都解决了,一万人团队就是一亿流水。

  先不论龚文祥此话有无夸大,对于雨露团队的实力,同仁堂绝对是看重的。

  打造正规军

  另一家合作企业航美众盈成立于2017年2月14日,注册资金5000万元,实缴不详,公司专注于微商市场,与同仁堂的合作由现任航美传媒集团副总裁宋黎明负责。

  从搜狐焦点总监到拉手网副总裁,从爱周游COO到百度LBS事业部副总经理,宋黎明拥有超过15年的互联网营销经验。2016年,他从百度离职后,一直去向成迷。此次加盟航美众盈,据知情人士透露,公司已获得5000万元天使融资。

  在被问及为什么选择涉足微商领域时,宋黎明表示主要基于三点考虑。

  首先,宋黎明很看好微商这一造富手段。“最近两年,不少传统品牌零售商纷纷涉足微商,希望通过线下门店资源和店员资源释放活力,国家也明确提出鼓励社交电商,支持健康规范的微商模式。”

  其次,航美传媒集团强大的线上线下资源可以为微商保驾护航。据悉,航美传媒集团在媒体领域,拥有丰富的机场媒体、户外媒体及加油站资源。在出行领域,集团已签约合作的长途客车近30余万辆,占全国长途客车市场的30%;签约的列车总数量达全国列车总数的一半,约占铁路年总客流量的60%;航美在线是国内最早进入航空Wi-Fi领域的公司之一,目前长途出行领域(大巴、铁路、航空)已覆盖百亿人次。“航美丰富的线上线下媒体资源,都将为微商项目的推广和引流提供核心支持。”

  第三,宋黎明很看重同仁堂这款产品及女性护理市场的前景。“针对目前微商行业内女性私护市场混乱、产品良莠不齐的局面,同仁堂的出现,将对规范市场起到重要作用。”宋黎明一再强调将致力于打造微商正规军的承诺,在娇韵紧润露发布会现场,航美众盈与同仁堂还一同成立打假联盟,签署《打假维权联盟协议书》,旨在通过打击市场中冒用同仁堂名义的不法商家,维护消费者和同仁堂品牌的合法权益。

  甩手掌柜?

  那么,在这两次合作中,同仁堂具体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呢?

  同仁堂百年老字号的强大品牌效应自不必说。产品方面,宏图科技和航美众盈方便表示,漱口水和娇韵紧润露均由同仁堂负责研发和生产,剩下的产品推广、销售、团队建设等事宜都是由他们自己负责。《知识经济》记者在查询北京同仁堂化妆品有限公司官网,以及公司在天猫、一号店等电商平台上的旗舰店后也发现,上述两款产品仅存在于微商渠道,同仁堂方面没有任何宣传和销售行为。由此看来,与其说同仁堂涉足微商领域,不如说同仁堂只是以生产厂家的身份,提供给两个微商平台产品。所以同仁堂最终能在微商领域得到多少利润,只能让时间来证明。

  航美众盈就产品娇韵紧润露制定的临时制度。

  “我们运营漱口水项目,不仅组织架构、利益分成是我们(宏图科技)操作,连产品的设计包装也是我根据同仁堂品牌形象找朋友做的。”杨夏坦言。

  因为雨露国际已经是成熟团队,所以他们把招商亮点放在了奖金制度上。漱口水零售价为129元/瓶,成为代理商的门槛为198元(2瓶),代理商级别由低到高分为总代、大区、董事、联合创始人四级。龚文祥认为这套制度设计大胆却有实效,第一,门槛低代理商易做大;第二,平级推荐(总代推荐总代)易做强;第三,累积积分奖励易做长。

  相比之下,没有成熟团队和运作机制的航美众盈似乎稍显落后,但在宋黎明看来,这正是他与公司的机会所在。“最初微商大多以朋友圈为根据地,依靠代理代购发展,这虽然降低了从业人员的门槛,但恶性刷屏也一度让朋友圈沦为了广告重灾区,加之微信流量红利的消失,微商渠道目前正在逐步走入新的发展瓶颈期。能否找到更有效的营销推广方式,直接影响着微商能否真正成为未来的主流销售渠道。”

  基于此,宋黎明提出了“B2C+B2C+B2C+……=B2Cn”的全新营销模式,其中B是商家,C是用户,n是代理机制,Cn代表的是用户矩阵营销,即以用户交流为基础,通过用户在朋友圈或其他网络媒体传播产品,实现几何倍数传播,进而实现精准化营销。而航美传媒集团的有力支持,有助于航美众盈唤起更多C端。

  然而,纸上得来终觉浅,由于新模式刚开始实行,且代理商团队尚未搭建成型,娇韵紧润露项目的制度目前还是“半成品”。已知的是,产品零售价为198元/支,代理商由低到高共5级,分别为经理、大区、总裁、董事、创始人,其中准入门槛为760元(8支)。优惠政策仅有董事和创始人能够享受,且有时间和人数限制。

  “我们现在主要是在搭建团队,其他激励政策我只能说肯定是有的,现在还未细化到每个环节。”赵丽(化名)向记者解释道。

  值得一提的是,或许是因为合作消息刚出不久,又或许是因为北京同仁堂化妆品有限公司只在官网宣布与航美众盈一家展开微商合作,宏图科技和航美众盈的经销商互相之间大都并不知道对方的存在。

  采访中,当《知识经济》记者说明同仁堂涉足微商的不只一款产品时,赵丽的第一反应是漱口水是南京同仁堂药业有限公司(与北京同仁堂属一脉相承的嫡系企业)产品,而作为漱口水项目联合创始人级别的杨夏,则是在看过新闻后才相信有娇韵紧润露的存在。

  鸿图科技就漱口水项目制定的奖金制度。

  改革路漫漫

  微商起航,同仁堂直销还会远么?

  鉴于同仁堂甩手掌柜式作风,我们还无法给这一问题以肯定的答案。因为就算直销牌照已然在手,同仁堂也可能会因为担心出差错而继续选择为他人做嫁衣。

  近日,有人将同仁堂与另一名族品牌百雀羚作比较,探讨为何百雀羚能够成功逆袭。最后得出结论,关键在于紧抓机遇、亲力亲为。

  为了紧跟市场变化,百雀羚从2008年起就向着年轻化、时尚化转型。除了加大研发针对年轻人群护肤产品的力度,还陆续进驻天猫、京东、聚美优品等电商平台和屈臣氏等线下店铺,并且在电视娱乐营销和广告营销上面狠下功夫,比如成为《中国好声音》、《快乐大本营》广告代理,邀请莫文蔚、周杰伦成为品牌代言人。

  同仁堂的改革开始得也早,2007年时就传出涉足直销渠道的消息,但至今在国内也未正式开展直销业务。微商传闻始于2015年,但集团第一时间予以否认。同一电商平台销售化妆品,同仁堂单品最高销售量过千,百雀羚则过万。

  2015年11月11日,百雀羚天猫旗舰店单日销售额达到1.08亿元,不仅拿下天猫美妆类目第一,还成为美妆类目中唯一过亿的旗舰店。

  2015年12月6日,同仁堂在官网就外界传言发布声明称:集团及旗下子公司没有通过互联网及微信渠道进行任何招商代理工作。

  2016年10月12日,同仁堂就某网络媒体曝出的“同仁堂与卜雅合作涉足微商”一事再次发布声明,否认与卜雅签署过战略合作协议。

  2016年11月11日,百雀羚天猫旗舰店销售额8小时22分破亿、24小时定格1.45亿元的单日销售额,再次成为天猫双11美妆类目第一。

  近日,有媒体爆出同仁堂健康药业作为新成员,参加了3月20日国家工商总局召开的2017新批准直销企业座谈会。改革路漫漫,好的成绩定是一步步走出来的,微商也好直销也罢,同仁堂或许先应该把革新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本文来源于:知识经济)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5200h.com/view-57540-1.html
本文关键词:綦江租房信息

美女欣赏
相关新闻
图片新闻
博彩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