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贺州市文明新闻网站 贺州红豆 标签云 移动版
贺州民心网广告
当前位置: 贺州民心网 > 贺州红豆 > 315专栏 > 正文

共享项目“红与黑”之黑榜

2018-01-16 来 源:网络整理 点击: 移动版

共享项目“红与黑”之黑榜

商报见习记者陈思翰

共享经济玩法多样,入局者众多,有玩成功的,也有玩失败的,今天我们就来盘点一下共享项目里的红与黑。红榜高歌猛进,黑榜黯然消退。被列入黑榜的,多半都是借共享之名,“共享经济”这几个字似乎正在通胀,面临着被滥用的境况。虽然我们要为创新点赞,但结果说明了一句话:共享不是万能筐,啥都往里装。

共享经济之所以泛滥,是因为商家喜欢打着共享的噱头,把落后的东西变成先进的产业,而这大多是出于宣传或者收取押金的目的。

形形色色的共享产品争相涌现,无非是想在共享经济的风口“捞一笔”。目前主流观点主要分两种,一种是资本方的风口论,一种是舆论中占据主流的伪需求论。

新华社发

共享电动车

伪共享指数:★★

生存时间:大半年

为确保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行业健康有序发展,杭州相关管理部门日前对在杭州提供租赁电动自行车业务的企业进行了约谈,叫停“共享电动车”。

针对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给城市管理带来的种种乱象,杭州于今年4月制定了《杭州市促进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规范发展指导意见(试行)》。目前,《指导意见》已经完成网上听证程序,其中明确规定杭州暂时禁止发展互联网电动自行车。

参加约谈的共有云骑天下、云马出行、小良出行、GOGO、骑电单车等5家平台企业,据前期摸排,共投放车辆约2590辆。会上,专门小组为约谈企业代表解读了《指导意见》的出台背景,指出了租赁电动自行车业务存在的车辆不符合国家技术标准、骑行人未经过安全培训且不固定、充电电池易引发火灾、对生态环境造成污染等隐患。

约谈中,专门小组要求5家平台企业停止运营,在限定时间内,自行对本平台车辆进行清理并暂时退出杭州市场。对于逾期不清理且未退出的,将开展专项整治。除了杭州,北京、上海等地也叫停了共享电动车。

共享电动车除了不安全因素以外,其摆放和管理更是个大问题。所以,尽管远距离通行会有一定的需求,但现在一线城市的非机动车道和人行道已经车满为患了。

共享篮球

伪共享指数:★

生存时间:仍在高校扩展

目前市场上出现了“猪了个球”、“一元体育”、“891 共享篮球”和“敢拍共享篮球”等数家共享篮球企业。其中,“一元体育”、“猪了个球”都先后宣布获得千万级Pre-A轮融资。

虽然记者是一个篮球爱好者,但是该项目本身只是通过智能硬件,来实现篮球的自动租赁服务,然后扣个“共享”的大帽子并不好吧?如果请个老大爷管这些篮球,估计都比买台机器还便宜多了!

一位共享单车的投资人表示:“我觉得要回归商业本质来看,有些能共享,有些不能共享。像共享篮球,在体育场边租一个篮球,当然会有人用了,但是这可能是一个公益性的项目,不是值得投资的企业。原因可能是,篮球的用户群体相对固定且数量有限,这导致篮球使用频率并不高,而且‘共享篮球机’只能摆放在固定场所,并不像‘共享单车’那样随处可见,这些都会导致‘共享篮球’使用率不高。”

共享女友

伪共享指数:★★★★★ 生存时间:1天

9月14日,新三板挂牌企业他趣推出“共享女友”,一时间刷爆网络。不过,由于朝阳群众举报,三里屯派出所叫停了“共享女友”地推活动,对他趣进行了罚款,并要求将“共享女友”(充气娃娃)带离京城。

三天后,该项目背后的公司厦门海豹他趣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发表了一份致歉声明,宣布暂停“共享女友”项目的运营,对该项目为社会带来的不良影响深表歉意。同时,该公司还承诺,对于已经交了押金的用户,他们将退还双倍费用作为违约金。

打着“共享”噱头的一次充气娃娃营销活动偃旗息鼓了。但为了推出共享女友,该平台筹备了半年时间。他趣负责人表示,这次被民警传讯的环节,被很多媒体解读为官方叫停共享娃娃,其实并不是,派出所针对的是共享娃娃的预热活动,而非共享娃娃本身。但迫于股东方面的压力,他趣方面选择主动停止运营该项目。

虽然共享女友一天而亡,但是并不影响他趣在情趣行业中的领先地位。在2017年一季度,他趣股份成功扭亏实现了盈利。

共享校花

伪共享指数:★★★★★ 生存时间:12小时

如果说共享女友只是停留在“假人”阶段,那么9月20日在北京交通大学校园里出现的“共享校花”则是真人上阵,让人不禁觉得闹了一场“大笑话”。

9月20日上午,北京交通大学学生公寓区,15名穿着统一服装的“校花”站在“共享校花停放点”上,根据现场提示,参与者只需要扫描现场二维码之后就能与校花谈恋爱5分钟。现场更出现了不少低俗口号。

该校一名学生在网上称,活动并非学校举办,而是一家App的宣传活动。“女生不是北交的学生,是外面找的。参与男生是花钱雇来的。场地不在主校区教学区内,在校外的宿舍区内。”

当晚,北京交通大学官方微博账号发布声明表示,北京某传媒公司未经学校任何部门批准,由物业管理人员私自允许,进入位于校园外的学生公寓区组织所谓“校花”活动。“此事引起社会高度关注,我校师生也表示强烈愤慨。学校发现后立即叫停活动并清场。学校坚决反对此类活动,将进一步查清事实,对相关人员进行严肃处理,并对组织方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现如今商家为了进入大学校园,穷尽各种脑洞,但是脑洞也请保持底线。

共享马扎

伪共享指数:★★★★ 生存时间:有去无回,或已消失

马扎,属于中国传统手工工艺制品。上面绷帆布或麻绳等,可以合拢,便于携带。2010年上海世博会期间广泛流行于各个展馆门口,然而今年,传统的马扎也搭上了共享顺风车,摇身变出互联网+的新概念。

8月14日,北京街头出现了一批共享马扎,供人们免费试用。“共享马扎”与普通马扎无异,仅多了一个二维码。扫码后即进入一家公司的微信公众号,除“共享马扎”外,还有几个其他项目的介绍和推广。据介绍,马扎只需扫码便可使用,并不需要注册和押金,项目方表示“共享马扎已经在北京各大人流聚集的地方实验性投放,解决人们最后10分钟的休息等待问题”。但不到一天时间,摆出的马扎只剩下4个。共享马扎公司强调,已料到马扎会丢失,但本次行为算是公司项目的前期推广。

9月18日,200多个“共享马扎”亮相西安,方便市民等车时休息乘坐。根据马扎上的二维码联系到该马扎投放公司,负责人称他们是陕西一家科技公司,“共享坐坐”是他们一个调研项目,在西安市南大街和钟楼的4个地带有候车厅的公交车站分别投放200个马扎,方便市民在等车的时候可以坐下来休息一下。同时,他们也希望通过这种大众能接受的方式,查看大众对这种实用家具的需求,进一步完善调研数据和公司产品。

共享马扎,虽然产品本身并没有过多黑点,但是标上共享之名,算是往共享身上又踩了一脚。

共享睡眠舱

伪共享指数:★★★ 生存时间:15天

7月21日,在北京中关村地区出现的“共享睡眠舱”被警方调查,认定这些太空舱无须登记身份信息即可使用,易被违法犯罪人员利用,藏身落脚;太空舱为封闭式,内部空间狭小,发生火灾后无法及时扑灭逃生,存在治安和消防隐患。目前,这家公司在北京投放的16处场所已停止运营,着手太空舱拆除和撤离工作。继北京的“共享睡眠舱”被关停后,7月17日,上海的“共享睡眠舱”也在热议中被拆除。上海公安局对此表示,“共享睡眠舱”是个新模式,尚未获得消防许可,也没有宾旅馆特种行业经营许可,目前在上海已被叫停。

据了解,共享睡眠舱出现在北京、上海和成都三座城市,半小时收费为6元。外形类似太空舱的睡眠舱内配置有恒温空调、小风扇、WiFi和插座,入住的用户方可免费领取太空毯、一次性床单、一次性枕巾和湿纸巾等床品。

整体而言,该项目没有抓住很痛的痛点,加上摆放很难符合规范,被叫停也是能预见的。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5200h.com/view-73367-1.html
相关文章

美女欣赏
相关新闻
图片新闻
博彩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