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贺州市文明新闻网站 贺州红豆 标签云 移动版
当前位置: 贺城民心网 > 国际要闻 > 正文

专家:中国强国梦令日本害怕 日本很多人热爱和平

发布时间:2014-12-09 10:21:12 来 源:摘自网络 点击:

    “很多日本人以及长期关注日本的观察家对日本自以为是的民族主义死灰复燃感到失望”,日本坦普尔大学教授杰夫·金斯敦在11月份的《亚太杂志》上写道,“受安倍首相鼓舞的右翼极端分子正威胁着日本的民主政体、公民自由及日本同邻国的关系。”近年来,日本国内右倾现象严峻,右翼势力频频动摇和平宪法,否定侵略历史。与此同时,日本和平反战人士遭受更多压力和孤立。关于南京市大屠杀的电影,反战影视制作人、演员都遭受抵制,对华友好的学者在媒体上发表意见变得困难。有专家说安倍正在发动一场文化战,而这不仅损害日本国家利益,也在危害东亚和平。《环球时报》记者就此采访了诸多在日人士,听他们谈对日本国内“左右失衡”状况的看法。

    日本成发达国家“政治异类”

    “这不是一个重视同中韩重修友好邦交关系的政府团队”,日本坦普尔大学教授杰夫·金斯敦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安倍在发动一场文化战争,试图重新定位民族认同,使之向他的右翼意识形态靠拢。”

    今年9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进行了其第二次执政后首次内阁改组,在包括安倍在内的19名内阁成员中,竟然有15人是被称为日本守旧政治势力“日本会议国会议员恳谈会”的成员,较上一届内阁又多了2人。该会被在野的日本共产党称为“国会议员中的右翼势力”,成立10年来一直坚持修改日本和平宪法和试图否认侵略战争。

    在不少分析家看来,安倍一直在坚定地试图修改和平宪法,以打破对日本军事和行使集体自卫权的限制。随着民族主义者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日本高级官员和媒体负责人越来越多地发言,拒绝承认战时暴行,否认类似南京市大屠杀事件。试图修改历史教科书的努力也一直在进行当中。

    “在任何地方,极端民族主义对民主制度和价值观都是威胁”,前英国驻日大使休·科塔兹10月31日在《日本时报》上撰文称,“最近英国媒体报道了日本右翼极端分子影响力增强的情况,这让一些日本朋友很担心。”科塔兹称,很多报道以为,安倍内阁的右翼大臣们想“修正”历史,“我希望并相信极端右翼不会被答应接管日本政府,但反对他们的人在国会的气力太弱而且是分裂的”。

    日本《逐日新闻》前驻德国记者村田信彦,采访过很多欧美国家右翼政党的最高领导者。他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欧美、大洋洲各国的右翼(政党)主要是主导战后代界的左派和进步派的“抵抗势力”,并不具备具体的政权运营能力。在世界主要的发达国家中,只有日本的左派和进步派没有成为政界主流。再次上台的安倍政权是西方国家右翼政党根本无法相比的。

    面对右翼势力的膨胀,反对他们的人却显得很平静。专家以为,这种情况不仅会加剧已经紧张的中日关系,也危及日本的国家利益。但也有一些人以为,在日本,主流民意并非是政府支持的守旧观念。“日本右翼势力扩大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日本守旧主义严峻,但这不即是军国主义复活”,总部位于东京的JCC新日本研究所副所长庚欣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日本有很多中间派,他们低调,温顺,不公然发表激烈言论。他们有知己,热爱和平,不希望战争。”

    “安倍不顾民众强烈反对,在安保、核电、武器出口、历史修正、国家保密法等关键政策上一意孤行。左派代表当然在国会上很弱势,但民意支持率非常坚挺。我想这正好给安倍能带领日本在右倾这条道上走多远设置了些约束”,金斯敦对《环球时报》记者说。

    反对者在被边沿化

    在日本,有很多人反对修正历史。他们中有记者、学者、企业家、老兵和官员。不过,随着右翼民族主义势力影响力不断增强,这些人几乎被边沿化了。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在新闻媒体方面,日本几大报社的政治态度和新闻报道呈现整体右转趋势。以相对守旧著称的《读卖新闻》《产经新闻》更为推崇民族主义观念,果断拥护安倍体制,原先倡导新闻中立和理性批判的《朝日新闻》《逐日新闻》以及NHK则在安倍政权的压力下,逐步向政府态度靠拢,对政府批判力度大为减弱。特别是《朝日新闻》,最近一年遭受了安倍政权的多轮“压力攻势”。根据不少日本报纸驻华机构记者们的说法,现在驻外新闻机构公布客观的新闻报道,特别是涉华报道越来越难。

    金斯敦在《亚太杂志》上称,日本上智大学政治学教授中野功一评论说,“持修正主义观点的右翼在政府积极鼓动(假如不是参与的话)下,成功地操纵了NHK,恐吓了《朝日新闻》,现在轮到学术界了。”文章说,不久前,札幌市北星学园大学辞退了讲师植村隆,原因是右翼分子威胁说假如不让植村隆走人,就将对学校采取暴力行动。自今年春季起,该校不断收到威胁信和威胁电话,要求解雇这名曾参与撰写慰安妇题目相关报道的《朝日新闻》前记者。

    日本爱知大学中国题目专家加加美光行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现在,亲华意见越来越不受欢迎。去媒体公然发表谢罪或反战言论越来越不自由和困难。他们会要求修改或删减一些他们不能接受的左翼观点。不过,还是有一部分媒体情愿接受和完整发表我们的意见。”加加美光行提到,在上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上半期,日本左翼运动很多。80年代后,左翼运动减弱,现在仍然有,但很少,而且规模小。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右翼分子针对韩国人的示威游行逐渐成为惯例,特别是在位于东京新大久保一带的“韩国城”,近几年来日韩关系恶化对该地区造成很大冲击。由于经常有反韩示威,很多顾客不敢去消费,一些店铺被迫关门停业。

    电影也是一个话题。在日本,二战影片常遭到抵制,在这类战争片中出演的日本演员自然面临很大压力。据报道,在中国的抗战剧和抗日电影中成名的日本演员矢野浩二在日本被贴上“叛徒”标签。日本动画传奇人物宫崎骏因2013年的电影《起风了》而遭右翼分子指责,并给他贴上“反日”标签。与此形成对比的是,有关日本“神风”敢死队飞行员的电影《永远的零》,在2013年底在日本上映后大受欢迎。对于这部纪念和鼓吹战争中英雄主义和国家主义的电影,美国海军协会网站评论说,“日本电影的修正主义色彩越来越浓”。

    一般日本人仍保持平和

    日本民间非营利组织“言论NPO”不久前公布的舆论调查结果显示,超过9成的日本受访者对中国持负面印象。不过,一般中国游客在日本没感受到“敌意”。据日本媒体报道,今年1月-10月,赴日中国大陆游客猛增80%。

    暑期去北海市道旅游的北京市姑娘金丽是一名媒体从业者,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国内经常做中日关系的稿子,作为媒体人正好亲身去感受一下,但在日本完全感受不到两国的紧张关系,“我觉得日本人对中国人友好、有礼,但在日本经常看到对华不太友好的电视政论节目。”

    在不少在日本生活过的人看来,日本一般年轻人也是不关怀政治的。来自中国安徽省的姜义申毕业于日本九州大学,他在学校和日本学生接触比较多。“他们很少谈政治和历史,即便谈起来也是轻描淡写”,姜义申说。金斯敦教授对此表示认同,“我不以为日本年轻人特别右倾。我以为他们对于政治不感爱好,不理会的原因是日本的政治家没有吸引力。他们看起来是一堆无能的老头,只会惺惺作态,摆出一副爱国姿态。”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5200h.com/view-16302-1.html


最新文章
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