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贺州市文明新闻网站 贺州红豆 标签云 移动版
当前位置: 贺城民心网 > 贺州新闻 > 热点回顾 > 正文

境外媒体:中国进入脱贫后期 须改进低保制度_《参考消息》官方网站(全文)

发布时间:2017-05-31 00:15:01 来 源:网络整理 点击:

(原标题:境外媒体:中国进入脱贫后期 须改进低保制度_《参考消息》官方网站)

参考消息网5月28日报道 澳大利亚东亚论坛网站5月26日刊发文章《中国能在2020年前消除贫困吗》,作者为香港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学系研究助理弗朗西丝卡·邱。文章称,中国已经进入了脱贫的后期和关键期,继续扶贫攻坚必须改革社会救助制度,因为完全按照收入划定贫困线并由此来衡量贫困是不够的,政府必须提供更多有针对性的精准扶贫措施。

文章称,2012年召开的中共十八大提出了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第一个目标是到2021年、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年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减少贫困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中国政府致力于确保到2020年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并承诺从2016年开始每年让至少1000万贫困人口脱贫。

根据中国官方的贫困线,即年收入2300元人民币,农村贫困人口从1995年的5.55亿降至2015年的5600万。2016年有1200万农村贫困人口脱贫,超额完成原定的年度目标。

文章称,虽然农村贫困人口缩减,但中国仍面临较小却更严重的贫困问题。几十年来,中国政府一直依靠经济增长来推动收入增长。但仍有一些人因为健康原因和中国经济增长放缓而仍处在贫困线以下。这表明,中国已经进入了脱贫的后期、也是关键时期,必须改革其社会救助制度。

中国对贫困人口的主要社会救助方式是低保制度,这个最低生活保障计划以低于一定收入的贫困家庭为目标,给予有资格的贫困家庭补贴。虽然这是一个全国性的项目,但项目落实仍由地方负责,即资格门槛和低保户的选择全都由地方政府决定。

文章称,从2011年至2015年,接受低保的人口有所减少。可是,世界银行在2015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2007年至2009年,在年收入低于地方低保线的农村人口中有大约90%没有获得低保。这符合北京师范大学两名学者对5个省份进行的一项调查的结果。调查发现,2010年,超过80%的处在国家贫困线以下的家庭没有获得低保。

文章称,这些研究结果凸显了低保制度的一个严重问题。低保户的选择经常很随意,而且一般委托给村委会,缺乏一贯的选择标准。

文章认为,这表明完全按照收入划定贫困线并由此来衡量贫困是不够的,缺乏系统的方式来确定低保户,还缺乏对低保户的长期支持,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持续的极端经济困难。

文章说,扶贫措施和低保制度一样,最终只是应急机制。中国在改革现有低保制度的同时,还应加强对地方的监管,抛弃过分简单地用数字衡量减贫成果的做法。政府必须提供更多有针对性的精准扶贫措施。据报道,一些地方政府已经对有健康问题的贫困人口这样做了。

境外媒体:中国进入脱贫后期 须改进低保制度_《参考消息》官方网站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片:危房改造惠村民。新华社记者 李然 摄

【延伸阅读】审计署:个别县脱贫成效不实 超5亿涉农资金闲置

新华社北京5月27日电(记者刘红霞)审计署27日发布今年第一季度国家重大政策措施贯彻落实跟踪审计结果公告,指出脱贫攻坚领域在脱贫成效、涉农资金统筹整合使用等方面还存在问题。

此次审计共抽查30个贫困县,涉及1320个项目、50.13亿元资金。公告显示,个别县脱贫成效不实,涉及3602人。例如,黑龙江省克东县、桦川县将3255名未解决饮水安全问题或未参加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贫困户认定为脱贫对象,不符合黑龙江省贫困退出机制实施细则的规定。

审计发现,16个县涉农资金统筹整合使用试点工作推进不力,5.65亿元涉农资金闲置1年以上,其中2.56亿元闲置2年以上。据了解,相关专项资金并未真正实现统筹整合,实际工作中仍由原主管部门分头管理。

审计还发现,5个县贫困人口数据信息不准确、不完整,涉及19703人。23个县教育扶贫、健康扶贫、金融扶贫、易地扶贫搬迁、以工代赈等扶贫政策落实不到位,涉及资金1.08亿元。

以易地扶贫搬迁为例,湖北省孝昌县由于项目选址不科学、前期论证不充分等原因,1个易地扶贫搬迁项目因选址在饮用水二级水源保护区上游被叫停,前期451.76万元建设投资面临损失。

与此同时,审计还发现7个省的44个单位或个人违规使用资金3693.38万元;7个县的34个扶贫项目未实现预期效果,涉及资金1687.62万元;14个县的190个扶贫项目管理不到位。

审计署财政审计司主要负责人表示,审计机关将持续对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政策措施落实和重点资金项目推进情况开展跟踪审计,重点关注扶贫对象精准等“六精准”要求落实情况。

(2017-05-27 17:54:01)

【延伸阅读】中国减贫一线的“过河卒”:打通脱贫“最后一公里”

中新社云南大理5月27日电 题:中国减贫一线的“过河卒”:打通脱贫“最后一公里”

中新社记者 张丹 冯志军 邢翀

淅淅沥沥的小雨又下了一夜。天一亮,萂村党总支书记赵信林就挨家挨户动员村里的贫困户参加防治葡萄霜霉病的培训。“今年雨水多,万一染病对葡萄产业是毁灭性的打击,农民一年的收入就没指望了。”

萂村是云南省大理州崇山峻岭间的一个贫困村。“长久以来与世隔绝、黄土漫天,大家住在茅草房里,守着几亩玉米地等老天赏饭吃。”在村委会工作20多年的赵信林回忆起曾经的困苦生活,表情凝重。

2014年,精准扶贫在萂村开展,利好政策接踵而至,如何对症下药让村里190户建档立卡贫困户脱贫成了赵信林的首要任务。他觉得,村支书就是要帮大家找准致富路,但萂村在这条路上走得十分不易。

萂村下辖8个自然村,共1725户6207人,有白族、傈僳族、汉族三个民族。自然村间的距离远的可达十几公里,有些分布在山地,有些则在坝区,自然条件、交通条件、民族习惯都相去甚远,很难以单一的规模性产业实现脱贫致富。

云南省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樊坚认为,萂村的产业之困也是整个云南省乃至更多贫困地区的共同困境。“扶贫需要产业支撑,但复杂多样的地理条件使产业难以形成规模,必须因地制宜。”

赵信林凭借多年在农科站工作的经验,与镇上多部门反复调研沟通,最终确定了坝区发展葡萄产业,山区发展核桃、冬桃等经济林果和山羊养殖,并根据各自然村民族特色制定了傈僳族、白族风情旅游扶贫试点村规划。

产业选定了,启动资金却迟迟没着落。经过几番开会商议,赵信林带头和其他3名村委以个人名义每人贷款125万元(人民币,下同)。

“跟家人也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啊。”赵信林笑说,虽然家人仍有担忧,但最终还是支持了他的选择。“为了贷款,我跟媳妇还梅开二度。”说起这个小花絮赵信林笑得爽朗,“当初结婚证上写的是小名,跟身份证信息不一致,又重新办理了结婚证。”

如今,萂村葡萄种植基地已顺利运营一年,贫困户们通过土地流转、入股、务工获得了相应收入。萂村建档立卡贫困户已减少到78户242人。

村支书作为中国扶贫工作的“先头部队”,熟知农村及农户的情况。有能力的村支书就像中国扶贫工程中的“过河卒”,能带动村民改变贫困的命运,打通脱贫的“最后一公里”。

大山深处,究竟该种点啥?也是困扰湖北省歇马镇简槽村村支书蒋赤忠多年的疑问。据歇马镇镇志记载,1986年简槽村人均年收入只有307元,而2016年已有一万余元。正是由于烟叶种植,这个距离镇中心50公里、平均海拔1350米的偏远村落得以重生。

1996年,政府经过试验后,决定联合烟草部门在简槽村推广烟叶种植,而村民多持观望态度。蒋赤忠带头种了20亩烟叶,亩产200多斤,每亩纯收入近500元,比粮食收入高6倍。第二年,70%的农户开始尝试种植烟叶,加之市场行情好,当年的亩产收入也翻了一番。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5200h.com/view-53935-1.html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论坛